首页  »  生活都市  »  翡翠桐 1-2

翡翠桐 1-2

  《心经》说: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瑰丽之下乃是腐朽,腐朽之中又生瑰丽,昨日今日明日,无不如此,无不如 是。   先生于是对我们说,故暑中能窥冬日雪景,秋色萧索中能见盎然春意。   这话拗口玄奥,待我们见到那美丽的杰作,便明白,先生践行着自己的玄奥 ,诞怪诞于世间。   那树通体碧翠,树干小枝都那麽粗壮有力,树皮嫩叶都那麽光滑洁净,她矗 立在那,远看似是玻璃的精灵,切面粗鲁大胆,清澈晶莹,近看纹路如丝密,冗 节断皮如天生,日光透一面映万面,刹那伶仃,好似见到了宇宙世间,观者衆人 回环踱步,映入繁密枝叶,如芸芸衆生匆匆忙忙、东奔西走。     观者茫然惊诧,皆称此树若神灵,若佛陀,独我否之,先生问其故,我说道: 树就是树,即使是翡翠做的,也不是神灵,神灵似木,而非木似神灵。先生微笑, 点了点头。   「噗呲——」   董媛险些失态把嘴里咖啡喷出去。   她擦了擦红润的小嘴,觉得这并不怪她,什麽年头了,怎麽还有这种【大师 体】软文,报刊刊登此等恶俗广告,岂不是催那本就愈发稀少的读者退订吗?   「……吧啦吧啦大师获吧啦吧啦奖最高杰作《神·树》将在滨海大酒店举行 的《吧啦吧啦个人艺术展》上展出,呵~」   董媛面露讥鄙,本有些刻薄,但她便是那种冷酷女性,刚入秋就穿着墨黑皮 靴皮夹克,不羁的神情反倒让咖啡店的主顾们多瞧了几眼。抛开性格,须承认董 媛此女确有几分俏丽,三十多岁,个头虽不出衆,身材却玲珑,认真打理的披肩 短发,五官又不乏味,细挺的眉眼还颇有味道,加之性冷淡的着装,优美的腿型 被长裤勾勒得淋漓尽致,也怪不得不光周围的上班族男人,连年轻OL都要偷偷 看她。这年月,娘们对娘们都能发骚。   过不一会,店门铃铛当啷响,又进来一显眼的高个女子,直奔董媛而去,说 来这大高个的女的,身材前凸后凹,乌黑秀发盘在脑后,亚麻的柔软白衬衫搭着 卡其色套裙,小西装和金属链真皮提包跨在嫩白性感的胳膊上,走路都带着精英 范儿,应是更惹人瞩目,店里年轻男女却多不敢注视,有些已经拿手机文档巧妙 地挡着脸悄悄离席。那女的也没在意他们这些上班时间出来偷閑摸鱼的不良员工 ,很着急地凑到董媛跟前。   「你怎麽来了?!」   她压低了嗓子,神色却不平静,浓密的拱眉蹙着,高挺的鼻梁细嫩的脸庞冒 着汗,嘴唇的口红似乎都没涂好溢出了丰唇一点。   被这高大美人质问,董媛一时没回过神来,只是心道多年未见,这女的还是 这麽漂亮,香味还是这麽清丽可人。诸位不要误会,她并不是那拉拉,反而心中 更充斥妒忌,她咬上嘴唇强装镇定,「我怎就不能来了?」   她顿了顿,喝了口手里的冰摩卡,「顾梓桐,顾大姐,咱们可是老同学了。 」   听到顾大姐的称呼,顾梓桐嘴角一抽,她身材高大作风强势,确有大姐之风 ,所以那些出来偷懒的员工才会悻悻逃走,不过她是最忌讳什麽【大姐】的称呼 了,因爲她早年家里条件不好,父母城中打工,人住乡下,后才被带到城里,晚 人家一年多上学,从客观上,是大学同届岁数大的,本是对她姿容行径的笑称, 却戳中了她的真实经曆。   「这不是听说你另谋高就,成了齐海集团的高管吗?你看,这报纸上的什麽 展览都在你们集团旗下的酒店举办的,渤海柴氏,这可是抱上了一条大粗腿,北 总统南党首都要高看一眼的大集团,还不许我顺路来看看你了。」   顾梓桐见董媛毫不客气,手指还夹着习惯在杯中晃蕩,心里不自觉来气,可 她还是暂且按下了怒气,好好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她看了看左右, 并上了没穿丝袜的高跟长腿,俯身到董媛耳边,这姿势让她不自觉地翘起了浑圆 结实的丰臀,本在臀缝里的布料都因臀肉的美妙弧度绷紧,「这里不合适,董警 官。」   皮夹克女子抬眼瞥了她一眼,点了点头。「确实有不少认识你的,孟警官。 」   孟梓桐没反驳,也买了杯摩卡便领着董媛离开了咖啡店。   「你说话太不小心了。」   「你才是,大姐。」   职场女性孟梓桐握在外带咖啡纸杯上的手指,可见地用上了力气,可她的默 认也暴露了这位女士并不是什麽娇弱的女白领,和董媛一样是一位警员,準确说 是渤海省公安刑侦大队安插在齐海集团的卧底。   她们边走边说,不一会就来到了附近老旧的居民小巷,「老刘呢?你怎麽来 和我见面了。」   「出事了,车祸。」   这是一次紧急的接头,不光是顾梓桐方面,董媛也是。   「车祸?怎麽样?」   「死了。」   哒哒哒……高跟鞋的声响在小巷中渐渐消失,孟梓桐转过身,虽然努力控制 脸上还是透着不可置信的表情,「怎麽会,他是最反感开车追罪犯的。」   「不是执行任务,他都快退休的人了,怎麽可能还能出外勤,是坐出租车的 时候——」   「怎麽可能,他平时都不开车,不能坐公交、地铁都走路,他绝对不会坐出 租车……不,我们都尽量不会的,那会留下痕迹,这怎麽可能?司机呢?」   董媛低下了头,「也死了,连带他老婆,死透了。」   「这是谋杀……他是被害死的!」   「你有证据吗?」   顾梓桐抓上了董媛的肩膀,那种力度连董媛这种练过的警察都感到了不适, 「什麽时候出的事,在哪?」   「你还要查不行?」董媛推开了对面有些癫狂的美熟女,「别忘了你自己现 在的身份!」   「是……是,」突然顾梓桐一个跳步就和董媛保持了距离,「老刘要是出事 了,那麽我现在就已经暴露了。」   「哼,你还是这样,顾大姐,你以爲别人都是傻子吗,」一直被质问的娇小 女警语气中流露着报複的快感,「你的事,队里面没人知道,你一年前决定要潜 进去的时候他就私下跟我说了,他挂点了,我替他的班。你放心,我是队里安在 食品旅游队这边的子儿,没人会怀疑我知道老刘的活儿,知道我身份的,更不可 能怀疑我,老刘早就布置好了。」   「那……」   顾梓桐欲言又止,她捋了捋散在脸庞的秀发,「那老刘的事到底——」   「我不知道,也许是意外也许不是,我没法查,你也不要查……说实话,我 更怀疑你的情况,你之前不过是在公安大学混日子,现在你还能不能坚持?」   「……当然可以,我现在很安全,没人怀疑我。」   只一刹那的犹豫,顾梓桐便稳住了心神,正面迎接董媛质疑的目光。   「那麽你来彙报你编造的身份,卧底的情况,还有现今掌握的信息。」   说实话董媛有点享受这种指挥曾经大姐头的快感,靠在破落的灰墙上抱着胸 听她彙报,可听到一半,脸色就古怪起来,「所以你其实不是什麽部门经理、办 公室主任,是新上任那个小总裁的秘书?」   说到这,顾梓桐也眼神游离,喉咙伸缩,「不是什麽秘书,是助理,相当于 他副手。」   「不不不,那不就是秘书吗……哈!我说你怎麽就那麽快当上高管,是不是 那小年轻的看上了你,才雇了你。」   董媛一席话说得对面职业装女性脸色铁青,「你胡说什麽!」   「怎麽是胡说,你虽然比我还大两岁,但这要胸有胸要屁股有屁股……话说 我看你最近这打扮可是花了不少心思吧?」   顾梓桐听懂了她的潜台词,这摆明了诬她清白,气得胸脯欺负汹涌,正欲反 驳,手机的铃声就响了起来。她拿出来一看,正是董媛调笑的那个小年轻,齐海 集团代理总裁——柴去悱。   顾小心示意董媛,董媛再想嘲讽她也只能作罢。   「喂……哦……」   顾梓桐好像只是在单方面地被吩咐,接连不断地点头和应承,「嗯,嗯?… …我马上就回去,什麽?」她好像听到了什麽不可思议的事情,居然甩着提包就 背过了身去,「你现在就要去,不是定好了吗?而且刚才不是还——……那个… …嗯,我明白,我等会也过去……对,还有扶桑那边业务的事情,嗯,好的,先 这样。」   挂了电话,她长歎了一口气,思考了一阵,才和董媛说,「齐海那边有事, 必须得回去,今天先到这里吧,你把联络方式给我,下次我来约。」   董媛不太情愿地塞给了她一个信封,「都写在里面了……哼,话说你倒是总 裁的好秘书,随叫随到。」   本来已经打算走了的顾梓桐听到她后面的话,迈出的腿也退了回来,「你什 麽意思?」   「你说呢,」董媛的眼神不再像之前那般随意不羁,变得淩厉,「别忘了你 爲什麽才会去齐海卧底。」   「我怎麽会忘?!」   顾猛地凑到董的面前,两个人毫不留情地互相瞪视,根本不像是同僚,「康 明的事我永远不会忘,你以爲我不知道老刘爲什麽会找你,这世道除了你我还有 老刘那种烂好人谁还会在乎康明!」   董媛挺着下巴狠狠瞪了回去,「你最好记得,按老刘说的,齐海的案子,是 自渤海光複以来前所未有的大案,康明学长死得不明不白,老刘现在也和康明学 长一样了!」   她们瞪了一阵,顾梓桐率先放弃了,看了看表,便转身离开了。   董媛还酷酷地站在小巷的阴影里,「记得把给过老刘的资料也在给我一份。 」   「知道了!走私的事你重点注意赵铭义这个人,」说着顾梓桐又停了一会儿 ,「记得帮我给老刘和他老婆一个花圈。」   待哒哒哒的高跟鞋声走远消失后,董媛终于松了口气,她并不想见这个老熟 人,尤其她后来还和康明学长结了婚。   他终究是选择了她,而董媛至今未嫁,过着剩女的生活,想着自己颓废的中 年警察生活,她用力踢走了身旁的铁罐,慢慢悠悠走进了破旧的老居民区,突然 她被两个身影夹住,拖入了更深的黑暗之中。被谁制服,要去哪里,董媛她一概 不知,不过另一边的顾梓桐也不好受,她快步走回集团大厦,边走还边庆幸那董 媛是个老处女,没尝过男人滋味闻不出她身上的味道。   「顾秘书!」   「顾秘书!」   前台和路过的员工都摄于她的威严,对总裁身边红人的礼节丝毫不敢省略, 也顾不上看她略显淩乱的秀发和别扭的身姿,甚至都没人发现她早上上班时套裙 下的丝袜不见蹤影。   她夹着腿坐电梯上了顶楼,健步如飞跨过秘书室进入总裁办公室。连实习的 小秘书叫她都没有理会,「那个,总裁已经——」   啪——,大门一关,小秘书就被关在了门外。   被无视的应届毕业生小姑娘,心中虽是不爽,还是感歎那女子的雷厉风行, 身形矫健,心道还是要顾姐这个年龄的女性才能管住那个不着调的富二代总裁。   不经世事的她哪里想得到这急切的成熟女秘书是一心奔着那个小总裁去的, 刚进了总裁室就从套裙中取下了一个蛋型物件,这蛋型物件还有细长的尾巴连在 她大腿根的绑带,那白嫩的腿根上就是乌黑的绒毛,原来那光洁的肥臀根本没有 内裤的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