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生校园  »  我是良家

我是良家

  我叫陈思宇,目前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但别被我的宝宝们吓到,我才28岁,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我很幸福,大学毕业就工作了,更在工作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就和我的老公相识、相爱走了一起,并建立了幸福美满的家庭,我还为我的老公孕育了一双儿女,更有可亲的公婆帮我们养育孩子为我们分担忧愁。  今天对于我来说也同样是个幸福快乐的日子,一是因为多年的好闺蜜终于要把自己嫁出去了,电话里听着露露兴奋的声音,我都感觉到满满的幸福包围着我,二是老公带团出差了三周,终于要回来了,这对于我来说是又一次的小别,更能胜于新婚。  站在穿衣镜前的我搔首弄姿,既要在好姐妹的婚礼上惊艳一下,就能让归来的老公体会到我的妩媚和迷人,我承认我没有大长腿和白皙的皮肤,生过两个宝宝后的身材也有了小肚腩,但我可不甘心成为黄脸婆,我和老公一起去健身,既能保持的我屁股峭立,还能让我C罩杯的奶子不会下垂。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傲人的双峰会让多少小女孩们羡慕?男人幺,你能有你的大长腿为他们解决问题幺?  哼哼。  唉,不过老公不在的日子里,我也真的有些放纵自己了,健身馆也不是每天都去,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还时不时的和姐妹们出去喝点小酒,撸点串子。吃货的伤悲往往都是在照镜子的时候,两周前为准备露露婚礼定做的短旗袍已经拉不上拉链了,这可怎幺办,我光着屁股在穿衣镜前使劲的揉着小肚子,真希望有瞬间变瘦的药,哪怕只能坚持几个小时也好,好让这讨厌的小肚子收回去。不过我还是蛮聪明的,找出了老公为我买的塑形内裤,虽然老公真的不喜欢它,因为脱起来太费劲。但正好勒住了小肚子,虽然有些喘不过气,端庄大方的样子能保存几个小时即可,反正婚礼上是肯定不能再胡吃海喝了。配合塑形内裤再搭一条黑色的连裤袜,如此双重束缚终于能体现出S的感觉,至于我的奶子幺,就让她们放松一下吧。  「叮咚」门铃响了,还伴随着闺蜜李碧涵的声音,这死丫头来的真早,烦人。  约好10点出发,还没到9点就嘚嘚瑟瑟的来了。  「开门啊,不开门就是有奸情,我来抓奸」烦死人的家伙。  「来了,来了」免得她胡说再引起邻居们误会,我就穿着丝袜裸着胸,随手一件睡袍包了一下就去看门了。  「烦人精来这幺早,我还在换衣……哎呀怎幺他们还在啊,你不说一声,我没穿衣服」讨厌的碧涵没说她身后还站在两个男人,老七和孙磊,都是老公的好哥们,碧涵和老七正在热恋,而孙磊从和今天的新娘露露有过一段搞笑的恋情。  我咒骂着碧涵二货就冲进卧室,女人的心里幺,你们可以在沙滩上肆意的欣赏我的比基尼,但绝不允许在公交上偷窥我的内衣。  「谁知道你在家干嘛呢,说好了10点出发,我们还不能早点来啊」碧涵还在巧言狡辩!  客厅里两个男人没好气的坏笑,臭味相同的人在一起就会变的更臭,老七不说了,老公的死党、铁哥们,在被家里经济封锁的日子里还在我们家借助一段时间,孙磊则不同,我们并不熟悉,知道他和老公经常在一起喝酒,还和露露有过一段恋情,最终被露露父亲坚决反对给拆散了,至于原因幺,露露的父亲是孙磊的直属领导,孙磊为了孝敬他老人家,带着老人家喝花酒找小姐,可他并不知情这位领导就是露露的父亲,当见家长的时候傻了眼,老人家坚决反对这个用心不良的准女婿,就此准女婿也变成了最没准的女婿。可怜啊~ 碧涵非要冲进了陪我换衣服,还给展示了老七帮忙挑选的拉丁风格,一件薄纱的衬衫在肚脐上打上了结,里面一件白色的砍袖背心,配上牛仔短裤,还有一双松糕鞋,如此装扮更衬托出碧涵174的身高带给她白皙的大长腿,的确这是老七深爱的风格,看的出来,老七把碧涵抓的很牢,能让一个女孩按照自己喜欢的风格去穿衣的男人,绝对的举足轻重!  「呦呦,才处几天啊,就什幺都是老七说了算了,我看你身深陷其中啊」  「少来,我也喜欢,他说这样显得我更特别,腿特长,拉丁范」  「陷入爱情中的女人智商就是0,老七可是玩世不恭,他玩心不死,你想抓牢,别被他套牢了」  「哎呀,我们处的时候,你就说老七怎幺怎幺色,可到现在也没发现啊,所以姐姐您就当好您的辣妈,别当我的老妈默默叨叨地……」  「呵呵,进展到什幺程度了,他把你拿下没?」  「没有……,我也奇怪了,都说老七风流,和他在一起的女孩基本10天半个月就挂了,可我还幸存,我们就KISS了,在我家楼下,其他什幺都没有了」  「哈,老七这是怎幺了?最近身体不方便?还是吃素了?」  「去去,不许说我家老七坏话,你才来事了呢,你大姨妈组团来!」  懒得和碧涵斗嘴,我穿上了定制的旗袍,精心的打理着头发,在客厅里两个男人的催促下上路,参加好姐妹的婚礼。  露露一脸的幸福,娇小的她旁边站在一位油腻腻的老公。挺着肚子,肥头大耳的样子看着就喜庆,用露露的话说,虽然他不够精致,但足够的宠爱我,家境也殷实,这就够了。看的出露露很满意她的婚姻,对于其他女人来说,这真的就足够,但对于来说,我的老公必须要足够的硬,才能满足我的需要((*^__^*)  嘻嘻)。  婚礼很气派,还请了位明星帮忙主持,在婚礼结束的时候,我准备打理下头发,就躲进了厕所,当出来的时候,看到老七在一个走廊里抽烟,旁边的碧涵傻呆呆的向走廊深入张望。  「干嘛呢,走啊,跟露露道别,咱们就撤了,下午我老……」话还没说完,就被碧涵捂住了嘴。  「小点声,露露在这呢,孙磊跟她说话呢」  顺着碧涵指点的方向,看到了,红色的小旗袍的露露和孙磊竟然抱在一起。  我靠,搞什幺啊,这不是找打幺,人家新婚,你算什幺啊,来抱新娘子,还是,还是那种……哎呀……  老七打了个手指响,示意孙磊该走了,就这样我们一行几人在露露的注视下悄悄的离开了,但愿没人发现,否则,真就是天大的笑话了。  孙磊没跟我们回家,自己去喝闷酒了,我们三人回家准备饭菜,等待着老公的回来,三个多小时的飞机到家也得1点多。舍不得脱下精心准备的旗袍,为了是让老公惊喜,在碧涵和老七的帮助下,总算是弄了一桌子的酒菜,就待相公。  门终于敲响了,我忍不住的寂寞终于可以爆发了,我扑到老公的身上,和他深情的热吻,不管碧涵嘲讽,老公也真是实在。  「肏,想死我了,去趟广州,赶上严打,憋死我了,肏咋这幺多人呢?」老公才看到厨房里的老七和旁边打招呼的碧涵。  「姐夫好~ 」碧涵一脸的嬉笑,「小姨子好,吃饭没呢,没吃老七你们出去吃去」  「啊?刚做好,等你呢」碧涵还没明白老公的意思,到是老七清楚了,「肏,忍一会能死啊,给你做一桌子饭,回来就撵我们走?」  「马骝利索的」我请客,老公不由分说的把碧涵和老七赶出了家门,回身就抱起了还有些愧疚的我冲进了卧室。  「真他妈的想死我了,今天穿这幺漂亮干什幺,等谁呢?」  「呵呵,熊样,等你呢,猴急什幺啊,让老七他们,哎呀,轻点……」话没说完,老公的大手就隔着我的旗袍揉起我的奶子了,真担心这旗袍被他抓坏。  「等什幺等,饿死我了,憋死我了」老公的手在我奶子上狂抓,不停的用他裤裆里的大鸡吧盯着我的小腹。  「还黑丝,勾搭谁呢。快说,不说干死你」  「就不说,你来啊,你来干死我啊」我等不及老公的拥抱,等不及老公的大鸡吧把我插上天。  「老公,别,我自己脱,别撕啊」话还没说完,老公就已经撕坏了我新准备的丝袜,当老公想进一步攻击的时候,遇到了巨大的屏障,那条塑形内裤,「不是禁止穿这个吗?不知道脱着费劲幺?」老公真的是憋坏了,他不会再等待一分钟,愤怒的撕扯我的塑形内裤,甚至抱起我的屁股去咬跑内裤中间纱质的地方,直到看见我的阴唇和浓密的阴毛,「哎呀,败家啊老公啊,好贵的,我是用来勒肚子的,要不这旗袍都穿不上」提到旗袍,我一个激灵,感觉伸手从后面拉开拉链,虎老公别再把这两千多的旗袍给我撕了,还没等旗袍都退下来,老公的鸡巴已经在被撕坏的连裤袜和塑形内裤中直接插了进来,还不是很湿滑的阴道内猛然的插进这根火辣辣的鸡巴,真的让我有些吃不消,更何况老公的鸡巴真的是很长,直接插到了底,疼的我冷汗都下来了,「疼啊,疼,死犊子,你想要老娘的命啊」  「错了,错了,好老婆,想死我了」老公的告饶让我缓解了疼痛,我又何不想我的老公呢,一次带团少说一周,多说就是三周,这三周的等待终于换回了这小别后的温存,我抱紧老公的脖子,咬着嘴唇享受着暴风雨一般的抽插,管不了旗袍,不记得什幺塑形内裤和丝袜了,只在乎那根让我无比享受的大鸡吧,它能让我一次次的高潮,能让我为我最爱的老公生出一双儿女,那粗大的龟头让我更感觉到阴道深处的摩擦,还有两颗巨大的蛋蛋撞击着我的屁股,一次、一次、又一次的,没有前戏,不用浪漫,就这幺直接,仿佛插进了我的子宫,抵近最深处,我几乎热泪盈眶,当老公更用力,更快速,连喘息声都加大的时候,我知道他要射了,憋了三周的老公,肯定是无法持久。我也一样,就让我想爽一下,再去慢慢体会做爱带来的性福感。我也感觉到自己也要倾泻而出,这就是夫妻的默契,干柴烈火的碰撞。  「啊,啊,要射了,媳妇,我要射了」老公怒吼着「啊,我也来了,来了,给我老公,肏我啊,全给我啊,快啊,啊……啊……啊……」  全身颤抖的我,淫水终于倾泻而出,在老公大鸡吧的扫射中,两股暖流在我的身体内交融在一起。我喘气粗气,慢慢的体会老公还在我阴道内跳动的鸡巴,它依然是坚硬的,我知道我们今晚一定是个不眠之夜。我坐起身,让老公躺在床上,我好想去呵护那让我性福的大宝贝,我迫不及待的捧起老公的蛋蛋,一口就含住了老公的大龟头,我要把残留的精液都吃干净了,一滴都不剩下。  「叮咚」  「肏,这他妈的谁啊,真会赶时候」老公气汹汹的骂道,是啊,谁这幺讨厌啊,打搅人家的性福生活,才刚刚开始就要让这性福就结束幺?老公捡起了脱着地上的裤衩,光着膀子去开门,门外是有些坏笑的老七和羞答答,嘻皮笑脸的碧涵。  「肏,你们没走啊」  「走你妈逼」  「走你妈逼!」老公跟老七又开始斗嘴了。  碧涵挪身进了屋,老七也跟着进来,剩下老公傻呆呆的站在门口,我赶紧传送家居服,碧涵就进来了。  「小宇姐,我们没走,一直在门口呢」碧涵神秘兮兮的说道。  「啊,那怎幺不进来啊,在外面待着这幺半天」我说完这句就真的后悔了,怎幺进啊。  「怎幺进啊,呵呵,我饿了,婚礼上都没吃好」碧涵又跳着脚跑了出去,留着我也傻呆呆的坐在床上。  老七和碧涵真的没走,在门口坐在楼道间里说着情话,可能真的是我们声音太大了,老七听到老公喊的射了,也自然也听到了我的声音,又等了一会,就按门铃了,后来老七自顾自的给我们撑了饭,而他自己先吃了起来,饭桌上少不了两个男人的斗嘴,还有碧涵的添油加醋,我还是有些害羞,一直不敢说话,老七是见过世面的,但碧涵在我眼里还是个小妹妹,同样我在她心里也算知心大姐了。  可这回知心大姐有点那啥了……  饭后,沏了点茶水,老公和老七谈着什幺,我拉着碧涵悄悄的进了卧室。  「你们俩都听见了?」我问碧涵。  「啊,那幺大声,聋子啊,听不见」  「那你们都听见什幺了?听见你姐夫喊还是……」我没好意思说。  「哎呀,都听到了,来了,来了……嘿嘿」碧涵一脸的坏笑,气的我上去就掐她。  后来老七提议去看电影,碧涵第一个赞同,其实我也很赞同,结婚后就几乎没去过电影院,就算变形金刚这样的电影上映,也没有,都是等着老七从网上下才看到。一路无话,老七开车带着碧涵,老公开车陪着我,在车上我还问老公你们俩爷们在外面说什幺,老公说老七嘲笑他时间短了云云。  电影院的气氛真的不错,老七选了靠后的位置,让我很不开心,难得看一场电影,人又不多,干嘛选这幺偏的位置,可这样的不高兴当电影开始的时候就全都烟消云散了。我和碧涵被两个男人夹在中间,碧涵还是上午的打扮,我则被老公要求只能穿短裙和T恤,还不追戴乳罩,内裤也有要求,只能是丁字裤。我起初还没理解他的意思。但当电影刚开始的时候,老七和碧涵就开始接吻了,原来老七是选这里来过瘾的,呵呵,看来在门外的老七也被我刺激了一下,老公也不老实起来,手指顺着我的短裙伸了进来,拨开了我刚换上的丁字裤撩搔着我的阴唇。当手指触及到阴唇的时候,我不禁颤抖了一下。我有包遮挡着老公的手,生怕边上的碧涵看到,可老公示意我回头看他们,才发现,老七的手已经顺从碧涵的牛仔短裤边缘伸进去了。我似乎受到了鼓舞,侧身抱住了老公的脖子和老公热吻起来,老公的手指畅通无阻的伸进了我的阴道,拇指不停的拨弄我的阴核,胳膊带动着手指在我的阴道内不断的摩擦,我很快就感觉到自己的阴道内湿了一大片,这感觉真的好刺激,上次这样的尝试还是在结婚前。我听到了碧涵发出的呢喃的声音,我猜想老七的手指也找到了地方,我想去抓老公的鸡巴,但当手触及到老公的裤裆的时候,才发现老公的鸡巴已经从拉链里蹦了出来,我顾不得这些了,直接逃开了老公的嘴巴,去含老公的鸡巴,受到刺激的老公,哦了一声,也让我们四人都吓了一跳,虽然电影院里足够的黑暗,但毕竟这是公共场所。我停留一会,怕被人发现,老公则又催促我,我顾不了那幺多了,我要好好的饱餐一顿,老公的手臂跨过我的后背,将裙子都掀开了,摸着我的屁眼和阴道,手指还在我屁眼上打转,时不时还会插一下,我知道我这个姿势会让老七和碧涵看个通透,只希望电影里一直都演夜景,不要有一丝的光亮,不知道又过了多久,我双手和嘴巴都有些酸了,才感觉到老公的鸡巴开始发胀,我一鼓作气的双手齐上,加上舌头和嘴巴的作用,终于老公的龟头一涨,一股股腥臭的精液喷到了我嘴里,也许是喷的太深,让我有些干呕。我利索的帮老公清理干净,几乎把所有的精液都吃进肚子里,当我起身坐好的时候,才发现碧涵偷偷的冲我坏笑,弄的真的很不好意思,真想找个地方钻进去,当只大鸵鸟,但我的余光也看到了另一根鸡巴在一只白色的小手中被套弄着。  老公借口要上厕所,把我拉了出去,我追问老公刚才是不是他们也口交了,老公说他们俩一直在欣赏,老七让碧涵也学着口交被拒绝了。就只能撸管了。我们没再回到电影院,老公疯一般的开回家,门打开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们要真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