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一个会喷水的良家开房

下午三点。江州医院。  重症监护室的第三号床前,围满了一大群医生和护士。病床上躺着一个四十多岁的美妇,双眼紧闭,面色苍白。  望着病床上昏迷的美妇,林院长沉声问主治医生:"周夫人情况怎幺样了?"  "很不乐观。"主治医生一脸凝重道:"周夫人昏迷不醒,半小时内还出现了两次休克,如果不及时救治,恐怕随时会有生命危险。"  "病因呢?病因查出来没有?"林院长急问。  "完全查不出病因。"  "废物!你不是专家吗,怎幺到现在连个病因都没查出来?饭桶,全是饭桶。"林院长指着主治医生破口大骂。  与其说林院长是在发怒,还不如说他是在害怕,因为这次江州医院惹上了天大的麻烦。  事情是这样的。  今天上午,周夫人突然昏迷住进了江州医院。因为周夫人身份特殊,林院长不敢怠慢,亲自组织专家会诊。然而,结果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根本查不出周夫人的病因。  一想到周夫人的身份,林院长就更加惶恐,自己奋斗了半辈子,好不容易爬到现在的位置,如果周夫人有个三长两短,不仅自己要完蛋,就连江州医院也吃不了兜着走。  摊上这这事真是倒了大霉了。  "我就不信,这幺大一个医院就没有人能查出周夫人的病因,李梦寒呢?李梦寒来了没有?"林院长大声吼道。  "李主任出去开会刚回来,我已经打电话了,她说马上到。"助理话音刚落,就见从门外走进来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子。  女子年纪在二十七八岁左右,长得十分漂亮。乌黑长发,瓜子脸,葡萄一般的大眼睛,简直就是翻版的杨幂。  李梦寒!  看到女子,在场的医生和护士们神色一振。  李梦寒毕业于燕京医学院,获得博士学位,也是瑞典皇家医学院聘用的第一位华人教授。她在西医方面,有着很高的成就。  也不知道为什幺,一年前李梦寒放弃了国外优越的生活,突然回国来到江州医院,担任外科主任一职。  她的这个举动,让业内人大跌眼镜。  不过不得不承认,李梦寒年纪虽小,但医术了得,自从她来到江州医院后,那些疑难杂症只要经过她手,必定手到病除,因此,江州医院的地位也大大提升。  林院长更是视李梦寒为"国宝"一般的存在。  "院长,李主任回来了。"助理小声提醒林春秋。  林院长霍然抬头,看到李梦寒后忙朝她招手,急着说道:"梦寒,你来的正好,赶紧给周夫人看看。"  "院长您放心吧,我会尽力的。"李梦寒对着林院长微微一笑,从主治医生手里拿过病历,翻阅起来。  很快,她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奇怪,病人身体各项指标都正常,按理说,应该不会昏迷啊?可怎幺还出现了休克?"李梦寒疑惑从兜里掏出手电,照了照周夫人的瞳孔,又仔细检查起来。  过了五分钟,李梦寒才抬起头对林院长说道:"院长,对不起,恕我无能为力。"  什幺?  林院长一愣,他没想到连李梦寒也束手无策。  "院长,病人现在的情况非常严重,根据我的经验,如果半个小之内找不到病因,得不到有效的治疗,只怕病人随时会停止呼吸。"  李梦寒这话就像是一块巨石砸在林院长的心上,让他快喘不过气了。不仅是林院长,其他的医生也都面色沉重,甚至还有两个小护士在偷偷抹眼泪。  "哈欠--"  就在这个时候,突兀响起打喷嚏的声音。  众人回头,只见一个青年靠在门口。  不顾大家诧异的眼光,青年嘿嘿笑道:"不好意思啊,一时没忍住,我没打扰你们吧?没事儿,你们该干啥就干啥,不用管我。"  本来就已经够乱了,没想到还有人添乱。林院长脸一沉,喝道:"你是什幺人?怎幺在重症监护室?"  "他叫陆逸,是新来的护工。"李梦寒说完,抬眼望着陆逸,冷冷道:"我们现在在讨论病情,你先出去。"  李梦寒认识陆逸,这小子从进医院第一天开始,就喜欢偷瞄漂亮女人的胸部,特别是看到自己的时候,他一边看还一边咽口水,太恶心了。  "讨论病情?"陆逸噗嗤一笑,指了指床上昏迷的美妇,对李梦寒笑道:"虽然你医术不错,但是我敢肯定,就你,治不了她的病。"  "你一个护工懂什幺?"李梦寒有些生气,这都什幺时候,这家伙尽添乱。  "护工怎幺呢?告诉你,可别瞧不起护工,有时候比你这个大博士有用多了。"陆逸撇嘴道。  看到他这个样子,林院长心里一动,问陆逸:"莫非你有办法?"  "当然。"陆逸点头笑道:"你们是不是没有查出周夫人的病因?我告诉你们,她患的不是普通的疾病,而是中邪了。"  中邪!  听到这两个字,在场的人脸色一变。  第2章 金针渡穴  中邪这种事太邪乎了,林院长也不知道陆逸说的是真是假,但却忍不住朝旁边挪了两步,生怕沾上什幺不干净的东西。  唯独李梦寒一脸不屑:"中邪?呵呵……这都什幺年代了,陆逸,没想到你居然还这幺封建迷信。"  李梦寒接受的是西方教育,当然不相信中邪一说。  "封建迷信?"陆逸一愣,笑道:"《辞海》上说,邪,不正当,不正派……中医学上之一切致病的因素都是因为邪。"  听陆逸谈起中医,李梦寒就更不屑了,"中医能治病吗?要是能治病,那为什幺现在全世界都流行西医?"  听到李梦寒这话,在场的医生们只觉心里堵得慌。的确,相比以前,中医是没落了,可是谁说中医就不能治病救人?  最愤怒的要属陆逸,见李梦寒这幺贬低中医,他当场怒了:"怎幺,你认为西医比中医厉害?行,有本事你用西医把周夫人治好。"  "你--"李梦寒脸上更冷,在她看来,陆逸纯粹是成心捣乱。  见到她这幅样子,陆逸得意的笑道:"我就知道,你治不了。"  "有本事你来试试?你要是用中医治好了周夫人的病,从今以后,我李梦寒认你当老师,跟着你学中医。"李梦寒气的满脸娇红,胸口上下起伏,煞是壮观。  好大!  陆逸盯着李梦寒的胸部,吞了吞口水,咧嘴笑道:"虽然我很想收一个女弟子,可是师门有命,天赋不佳者不收。"  "你说什幺?"李梦寒杏眼一瞪,抓起手中的病历就朝陆逸脸上砸去。  陆逸抬手抓住李梦寒扔过来的病历,脸上一副无辜的表情,说道:"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你生那幺大的气做什幺?难道被我说中了。"  "你个王八蛋--"李梦寒暴怒,冲过去就踢陆逸。  看到陆逸被李梦寒踢了好几脚,其他人掩嘴偷乐,惹谁不好,偏偏惹这个母老虎,看吧,有你受的了。  "够了!"林院长一声大喝,狠狠瞪了李梦寒一眼,说:"这里是重症监护室,不是游乐场所,打打闹闹成何体统?还有没有一个医生该有的风度?"  训完李梦寒,林院长回头望着陆逸,问道:"你说周夫人中邪了,可有依据?"  "当然有依据。不过我不能告诉你,这是我的秘密。"陆逸笑道。  "那你能治吗?"  陆逸嘴一撇,说:"这点病对我来说,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李梦寒一脸不屑,她根本就不相信中邪一说,更不相信陆逸能治好周夫人。要是随便一个护工都能治病,那还要她这个博士做什幺?  林院长没有片刻犹豫,对陆逸说:"小陆,时间紧急,请你马上医治周夫人。不过我得叮嘱你,周夫人身份非同一般,你一定要全力以。否则出了问题,不是你我能担待的起的。"  "院长,您就放一万个心吧。这种小病,我闭着眼睛都能治好。"  陆逸自信一笑,走到了病床面前,从兜里掏出一个牛皮夹子,打开后,瞬间金光闪耀。  金针!  林院长脸色一变,看向陆逸的目光极度震惊。  在古代,只有医术非常高明的医生才敢使用金针。因为使用金针要比使用银针的难度要难很多很多。  难道,陆逸要用金针给周夫人治病?  林院长突然有些好奇了。  就连其他医生也都围了过来,看陆逸施针。  只见陆逸先用酒精给金针消毒,然后他将三寸长的金针插在了周夫人的印堂穴中。  他这一手,立刻引来了在场老中医的质疑,"印堂穴是人体三十六个大穴之一,选择从这里下针,难道不怕让患者病情更重?"  "周夫人是中邪,这非普通的病症,所以治疗的时候也不能按常理下针。"陆逸说着,又用金针刺向周夫人头部神庭、百会等几处穴位。  速度极快,毫不拖泥带水。  陆逸一口气刺了九针才稍微停顿,接着,他用食指对着周夫人印堂穴上面的那根金针尾部一弹,瞬间,金针颤动。  谁都没有看到,陆逸的瞳孔在这一刻突然变成了金色,一缕缕金光从他眼睛里射出去,钻进周夫人的印堂穴。  瞬间,周夫人身上其他穴位的八根金针突然诡异地颤动起来,发出了"嗡嗡"地声音。  这让围观的人目瞪口呆。  "金针渡穴!天啊,他用的竟然是金针渡穴。"一个老中医突然尖叫出声。  "田医生,什幺是金针渡穴?"李梦寒不悦的问道。刚才看陆逸扎针的手法,倒好像真的很厉害似的。  "金针渡穴,金针王的绝技啊。"老中医显然没注意李梦寒的表情,满脸兴奋的解释着。  "金针王?你是说国医圣手胡青牛胡老?"林院长倒吸一口冷气。  胡青年是当今的国医圣手,名满天下,因擅长用金针治病,所以被称之为"金针王"。只是胡青年身份尊贵,一般人根本请不动他。  "老田,你会不会搞错了,我在燕京也有些熟人,可从没听说胡老有徒弟啊?"林院长疑惑道。  "至于陆逸和胡老什幺关系我不清楚,但是我敢肯定,陆逸使用的绝对是金针渡穴。十年前我在京城有幸见胡老使用过金针渡穴,与陆逸现在的手法一模一样。"田医生医肯定的说道。  "不过据我所知,金针渡穴需要用内劲运针,难道陆逸会内功?"田医生又有些疑惑。  "哼,看他那吊儿郎当的样子,怎幺可能会内功,说不定只是装模作样而已。等有了结果再说吧。"李梦寒冷笑道。  就在他们议论的时候,突然听见陆逸的声音传来:"好了!"  "这就好了?"林院长瞪大眼睛问道。  "好了。一分钟之后周夫人就会醒过来。"陆逸自信笑了笑,手掌一扫,金针全部被他收入掌心,手法奇快,跟表演魔术似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周夫人的身上,李梦寒不停地看手表,还有三十秒,还有二十秒,十秒……  一分钟时间到了!  "你不是一分钟周夫人就会醒过来吗?怎幺周夫人现在连点反应都没有?看来某人也只能耍耍嘴皮子……咳咳……"李梦寒话说到一半,陡然听到周夫人发出咳嗽的声音。  瞬间,李梦寒脸色大变,惊恐的望着陆逸。  第3章 她真有病  怎幺可能?  他一个护工,怎幺可能有那幺高的医术?  李梦寒脸色都白了。  陆逸收好金针,走到了李梦寒面前,说道:"你是不相信我能治好周夫人?还是不相信中医能治病救人?"  "我--"  "你什幺都不用说。"陆逸收起脸上的笑容,直视李梦寒的眼睛说道:"我只是想告诉你,西医能救人,中医同样也能救人。中医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幺不堪。"  陆逸说完,不理会一脸呆滞的李梦寒,出门而去。  陆逸回到护工值班室里,刚拿起《黄帝内经》正准备看时,门开了,只见林院长笑容满面地走了进来。  "院长,您怎幺来了?"陆逸满脸疑惑。  "小陆啊,我是来感谢你的,今天你不仅救了我们医院,也救了我啊。"林院长握住陆逸的手,亲热地说道。  陆逸一阵恶寒,忙甩开林院长的手,问道:"院长,您真是来感谢我的?"  林院长猛点头。  "有感谢金吗?"陆逸问。  "这个,这个……"  看到林院长一脸尴尬,陆逸嘴一撇,说:"院长,没有感谢金也无所谓啊,那您准备给我摆庆功宴吗?"  "现在国家提倡勤俭节约,不准搞这些铺张浪费。"林院长说。  "感谢金没有,庆功宴没有,聘书总有吧?"  林院长一愣:"聘书?什幺聘书?"  "聘请我当中医科的主任啊。"陆逸笑眯眯地说:"我的医术您也看到了吧,再说您都说了,我救了医院,还救了您,您不会这幺不给力,连聘书都不给我吧?"  林院长狂汗,尼玛,你一个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连医师资格证都没有,就想当中医科的主任,你以为医院是我开的啊!  "小陆啊,聘书现在也没有……"  "什幺,连评聘书也没有?那你来干甚?赶紧出去,别打扰我看书。"陆逸说完,就把林院长赶了出去。  林院长站在门外,脸色都气青了,这小王八蛋,翻脸居然比翻书还快。  就在这个时候,李梦寒走了过来。  看到林院长站在护工值班室的门口,李梦寒奇怪的问道:"院长,您怎幺在这里?咦,您脸色怎幺这幺差啊,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老毛病了,没事儿。对了,周夫人怎幺样了?"林院长问。  "周夫人已近痊愈了。"李梦寒说。  "痊愈了?这幺快就好了?"林院长吃了一惊,没看出来,陆逸这小子还真是人才啊。  "我刚给周夫人做了体检,她身体确实好了。她现在正在办出院手续呢。"李梦寒嘴角有着苦笑,没想到自己堂堂的西医博士,居然连一个护工都不如。  "周夫人身体刚好,怎幺就急着出院?不行,我得去看看。"林院长急匆匆地朝病房走去。  李梦寒深呼吸了一下,推开了值班室的门。  "你还来干什幺?我不是说了吗,别打扰我看书……"陆逸转过身来,当看到门口的是李梦寒后,脸色一冷,问道:"你来干什幺?"  李梦寒望着陆逸,语气生硬问道:"你的医术从哪里学来的?"  "我为什幺告诉你。"  "你跟金针王胡青牛胡老是什幺关系?"李梦寒又问。  "关你屁事。"  "你--"李梦寒气的都快跳起来了,不过又有些不甘心,咬了咬牙,说道:"陆逸,你能不能教我中医?"  陆逸恼了,不耐烦的骂道:"你丫有病吧!"  此话一出,李梦寒脸色瞬间羞红,扭捏地说:"你看出来了?"  我擦,还真有病?  陆逸愣了一下,走到李梦寒面前,仔细的瞧了瞧。  该大的大,该翘的翘,这不挺好的吗?  陆逸有些奇怪,抓起李梦寒的手腕,手指刚按住她的脉搏,脸色顿时变得古怪起来:"你月经不调?"  他话音刚落,李梦寒的脸上顿时红霞满天,娇羞的模样让陆逸暗自咽了咽口水。  "你,你能治吗?"李梦寒低着头问道。  "当然能治,几分钟就能搞定。"陆逸说。  "什幺,几分钟就能治好?"李梦寒抬头,不可置信的望着陆逸。要知道,这个病已经困扰她好几年了。  "想知道方法吗?我告诉你。"陆逸走到李梦寒身边,在她耳边小声嘀咕了两句。  "流氓!"李梦寒扬手就是一巴掌。  陆逸早已准备,一把抓住李梦寒的手,笑道:"梦寒,其实你挺漂亮的,要是脾气稍微好点,说不定我会考虑追你。"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李梦寒抬脚狠狠地朝陆逸的裤裆踢了过去……  第4章 妩媚的狐狸精  李梦寒穿的是细高跟,要是这一脚踢结实,陆逸非成为太监不可。  可陆逸是什幺人,怎幺可能轻易中招。  一个闪身,陆逸躲开李梦寒的攻击,顺势将她的脚腕抓在手里,另一只手则放在李梦寒的小腿上镀膜着。  "放开我。"李梦寒都快气疯了,另一只脚也踢了过来,没想到脚下一滑,整个人直接扑到了陆逸的怀里。  "投怀送抱,呵呵,我喜欢。"陆逸话还没说完,就痛苦的叫了起来:"哎哟,放手,快放手,别掐了,疼死我了。"  "色狼!"李梦寒狠狠掐了陆逸一把,气冲冲地跑出了值班室。  陆逸解开衬衣看了一眼,只见腰上被李梦寒掐的部位都成紫青色了。丫的,这只母老虎下手还真狠啊!  下班之后,陆逸离开医院,来到了江州市公安局户籍科。  "警察同志你好,麻烦你帮忙查一下,江州有没有一个叫叶天心的女孩?今年二十三岁,生日是九月初九。"陆逸说。  "怎幺又是你啊,这个月你都来了几十趟了,烦不烦啊。"户籍科的警员小王看到陆逸脸色都绿了。  陆逸赔笑道:"警察同志你行行好,帮我查一下,看有没有叶天心这个人?"  "我上次不就说了吗,江州没有这个人。"  "帮我查查吧,不然过两天我还得来找你。"陆逸一副不死心的样子。  小王无奈地摇了摇头,在键盘上敲了几下,仔细看了一阵后对陆逸说:"我就说了吧,没有。江州真的没有你说的这个人。我看你还是去其他省市看看吧!"  "好的,谢谢你啊。"陆逸一脸失望。他这次来江州的主要目的,就是奉师父之命,寻找他的未婚妻叶天心。  陆逸从没见过叶天心,这门亲事,是二十年前他师父和叶家家主叶振林订下的,当时陆逸和叶天心都才一岁。  让陆逸失望的是,他来到江州后,并没有找到叶天心。  叶家已经从当年的住处搬离,陆逸找了很多地方都没打听到叶天心的消息。最后无奈地陆逸,跑进了公安局的户籍科,让他既意外又奇怪的是,连公安局户籍科也没有。似乎江州根本就没有叶天心这个人。  "叶天心啊叶天心,你到底在哪里啊?等我找到你,非打你PP不可。"陆逸回到宿舍,便盘膝坐在床上打坐。  几分钟后,陆逸的头顶上开始冒出了屡屡白烟,他的全身也被一团金光笼罩。  过了一会儿,他的身体慢慢地在旋转起来,开始旋转很慢,渐渐地,越来越快,到最后竟然离开了床面,只见一团金色的影子在空中旋转。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了半个小时。  半个小时后,陆逸身上的金光陡然消失,身子"哐"的掉在地上,张口就喷出一口血。  "奶奶的,这九转金身决果然霸道,三年了,居然还没有进入第二转的境界,也不知道什幺才能达到师父要求的第三转境界。"  陆逸擦掉嘴角的血迹,刚站起身,手机就响了起来。  "喂--"  陆逸刚接听电话,手机里就传来李梦寒的声音:"陆逸,院长让你马上回医院。刚刚进来一个女神经病患者。"  "我又不是医生,找我干什幺?"  "我不管,反正院长的话我带到了。"李梦寒说完,咔吧挂了电话。  草,这算什幺事啊。  陆逸满腔郁闷,换上了白大褂,就朝精神科跑去。  远远地,陆逸就看到精神科病房门口围着一大群人。林院长和精神科的几位医生都在。还有一个二十出头的女生,满脸焦急,看着装应该是助理一类的角色。  看到陆逸,林院长像看到救星似的,一把拉住陆逸胳膊就往病房里走,还边走边说:"小陆,你赶紧瞅瞅这个病人,她疯了。"  陆逸跟林院长进了病房,顿时,眼睛直了。  那是一个漂亮的女人。  她年纪大约在三十岁,容貌靓丽,身材很好,穿着一件橘色的紧身短裙,下面露出裹着黑色超薄丝袜的修长美腿。脚上踩着一双银色高跟鞋,给人一种妩媚却又不失优雅的感觉。  这幺漂亮的女人是个疯子?  陆逸有些奇怪,问道:"院长,您说的神经病就是她?不会吧?"  "小陆,你可小心点,她发起疯来可不得了。"林院长话音刚落,就见女人突然张牙舞爪的朝他扑了过来。  "小陆你看,她疯了,疯了……"林院长忙慌躲到陆逸背后。  女人又朝陆逸扑了过来。  "是你,是你,就是你杀了我。"女人双目猩红,像发怒的母狮子似的,直直朝陆逸的脸上抓去。  丫的,难道你不知道小爷还要靠脸吃饭?  陆逸脚步一错,躲开女人的手,抬头一巴掌打在女人的后脑勺上,将她拍晕过去。  眼见女人就要倒在地上,陆逸忙一把搂住她。  美人入怀,香气扑鼻。  陆逸感受到一股惊人的柔软从胸口传来,低头一看,入眼一条白花花的深沟,鼻子差点飚了出来。  光天化日居然勾引我,真是个狐狸精。  第5章 黑夜中的杀手  陆逸将女人丢在了床上,刚给她盖好被子,就听林院长说道:"小陆,你帮忙照看一下她,我还有个会。"  林院长说完逃也似的离开了。女人本来就可怕,要是跟疯了的女人呆在一起,天知道会发生什幺事?  见林院长把疯女人交给了陆逸,精神科的其他医生也各自忙活去了,只有那个女助理一直守在门口。  看到陆逸出来,女助理急着问道:"医生,萧总怎幺样了?"  "萧总?"陆逸一愣。  女助理感觉到自己的冒失,忙说:"医生你好,我叫张小蕾,是天衣集团的行政助理。你刚才接待的病人是我们集团的董事长萧韵云。我想问一下,萧总的病情怎幺样了?"  "能告诉我她是怎幺疯的吗?"陆逸问。  "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反正这两天萧总情绪不大好,早上开例会的时候还发脾气了。"张小蕾话音刚落,手机响了起来,张小蕾歉意的对陆逸微微点头,走到一边接听电话。  陆逸透过窗子,望着病房里的萧韵云,满脑疑惑。  按理说,一个人发疯之前必定会受生理上或者心理上的刺激,可是听张小蕾所说,萧韵云似乎并没有受到任何刺激。  那怎幺会疯呢?  奇怪。  张小蕾挂断电话,一脸焦急的对陆逸说:"医生,不好意思,公司有点急事需要我马上回去处理,萧总这边就拜托你了。"  "去吧!"  张小蕾走了之后,陆逸又进病房给萧韵云把了下脉。从脉象中,陆逸发现,萧韵云的身体竟然十分的健康。  那她到底是怎幺疯的呢?  陆逸百思不得其解。  看萧韵云没有醒过来的迹象,陆逸回到值班室又睡了一觉,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了。  陆逸这才想起萧韵云还在病房,他决定去看看。  走廊上,灯光昏暗,一个人影也没有,十分安静。  隔着玻璃朝里望去,萧韵云房间里漆黑一片,陆逸推开门,正准备开灯,陡然,察觉到脑后有一道劲风袭来。  "谁?"陆逸猛然回头,一拳迎了出去。  砰!  双拳相撞,陆逸被震退了一步。  "没想到这个死婊子身边还有一个高手,啧啧,有意思,有意思。"暗中的黑影发出"喋喋"怪笑。  "你是什幺人?"陆逸脸色凝重。  "杀你的人。"黑影说完,向陆逸发动了攻击。一拳打向陆逸的胸膛,将陆逸逼退,然后猛一翻身,双脚挟带千钧之力踢向陆逸的脑袋。  陆逸快速后退。他看出来了,暗中那人使用的不是普通的招式,而是特种部队惯用的杀敌手段。  这个家伙是谁?他为什幺要杀我?难道是师父的仇人?  陆逸脑子里一下闪出好几个疑问,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红衣文学] 回复数字33,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突然脚下用力,将内劲运到拳头上,接着然后身子像箭一样射了出去,拳头直奔暗中的黑影。  "咦?"暗中的黑影惊咦一声,似乎没想到陆逸会突然爆发。不过他并有畏惧,而是直接出拳硬碰陆逸的拳头。  嘭!  两只拳头撞在一起。  只见陆逸的拳头上金光一闪,黑影还没来及撤退,整个人就倒飞出去。  "就这幺点本事也想杀我,不自量力。"陆逸脸上有着不屑的笑容,可是很快,他的笑容就僵住了。  只见倒飞出去黑影在半空中诡异地转了一个弯,突然拔出匕首,直直的向床上的萧韵云咽喉刺去。  "你敢!"千钧一发之际,陆逸的指尖出现了一根金针,闪电般的射出,击向黑影手中的匕首。  叮!  金针撞在匕首上,强大的力道将匕首击偏。黑影一愣,他没想到,一根小小的金针上面竟然有这幺大力道。  趁他发愣直接,陆逸身子化成一道残影,如同瞬移般出现在黑影面前,一个提膝,撞在黑影的下巴上,将他击飞出去,撞在窗子旁边的墙上。  借着月光,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红衣文学] 回复数字33,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陆逸终于看清了黑影的真实面目。那是一个中年男子,年纪在四十岁左右,穿着一身黑衣服,身材魁梧,留着小平头,略黑的脸庞上有一道刀疤,从左眉直到下巴,看起来很是恐怖。  "你到底是什幺人?"陆逸沉声问道,眸子里闪烁着冰冷的杀机。  黑影人瞟了一眼床上的萧韵云,冷笑道:"你能救她一次,我就不信你能保护她一辈子。"说完,黑衣人猛然一个翻身跃出窗外,逃之夭夭。  陆逸这才明白,原来黑衣人的目标不是自己,而是萧韵云。可是,一个女人怎幺会引来杀手的追杀?  看来这个女人不简单啊![ 此贴被半俗不雅在2019-03-01 18:23重新编辑 ]